个别谈话教育“五法”
时间:2017-08-15  浏览次数:

  坚持疏通引导,是个别谈话教育的基本规律之一。在教育矫治工作中如何对戒毒人员进行行之有效的疏通引导,显然要有个方法。方法得当,事半功倍,收到好的教育效果;方法不当,事与愿违,不但收不到好的效果,反而增加教育矫治工作难度。可见,说服、疏导是我们从事教育矫治工作警察必须掌握的方法。笔者结合多年基层教育矫治工作实践,现粗略归纳个别谈话教育中的五种说理方法,敬请参考。

  一、导入法。就是在谈话之始,并不接触正题,而是根据情况,由远及近,由表及里,把话说得让人能听得进去,从而产生共同的语言,逐渐向正题转移,最后达到说服的目的。

  在个别谈话教育中,利用导入法说教,就是要寻找共同关心的话题,首先从双方谈得拢的事情说起。这就给对方一种不像是直接为某件事而来的感觉。其次,要根据谈话入题情况,察其言,观其色,随机应变,加以诱导。再次,掌握火候,准确及时地转入正题。转入正题后,重在晓以利害,切中利害的分析,往往会牵动戒毒人员的心弦,达到劝说的目的。

  二、激将法。也是刺激法,即利用一定的言语技巧刺激戒毒人员的自尊心,将自信、自强之心强烈地刺激起来,诱导其努力保护自己尊严的方法。这无疑是一种巧妙的说理良方。

  戒毒人员侯某,入所后,认罪认错,遵守所规队纪,积极参加劳动,并且有一定的劳动技能和组织能力,不久后,大队选拔他为劳动小组长。不料,该学员产生了盲目骄傲的情绪,自认为是同一批戒毒人员中的“佼佼者”,但是当自己没有得到记功奖励时,便又产生松懈、无望心理,风风火火的劳动劲头明显下降,所带的小组劳动产值几乎落到倒数第一。鉴于上述情况,大队教导员找他谈话时,并没有批评他,只是说:“实践证明,你虽是个有劳动技能的戒毒人员,但不是一个好组长;或者说,就你的能力和水平而言,还不能胜任组长这个工种。不知你自己的看法如何?”戒毒人员侯某听后,觉得有一种难以接受的耻辱,自尊心受到了刺激,于是当即表示:“我相信,我有能力带好一个组,一个月后不改变面貌,我就自己辞去组长,回到原来的劳动岗位劳动,请教导员考验我。”请求被应允了。从此,这名戒毒人员抛开私心杂念,调整思路,大胆管理,脏活重活抢着干,在他的带动下,小组的劳动产值的排名跃上大队前列,年内小组戒毒人员没有发生违规违纪行为,戒治秩序稳定。

  采取激将法要因人而异,要了解对象的性格特点,对症下药。如果对那些毫无进取心,或者老于世故的“多进宫”,使用此法恐怕就难以奏效了。

  三、求实法。求实,就是有一是一,有二是二。实事求是,是我们从事教育矫治工作的警察必须坚持的原则之一。在教育矫治工作中,个别教育矫治警察在与戒毒人员进行个别谈话时,以大话、空话、套话训斥,对一些明显的事情或道理,也常常不能据实以告,久而久之,不仅不能获得戒毒人员信任,甚至适得其反。相反,若遇事坦诚相见,如实说明情况,往往十分棘手的问题却可以顺利解决。这显然是求实精神起了作用。求实之所以为人所接受,就在于它本身包含着一种对人的信任,包含着谈话人的诚心,包含着教育矫治警察放下官架子,与被教育者平等相待。

  某所在调整戒毒人员时,考虑学员李某与王某矛盾较大,不便在一个大队戒治,决定将李某调到另一个大队。恰恰李某不愿调出,原因是担心到那个大队戒治得不到好工种。最初该所找他谈话时,拉开官腔,“调你到另一个大队是戒治工作的需要,你必须服从……”甚至还要戴上高帽,说这是对你的信任云云,结果,虽然好话说了三千,李某仍是想不通,带着一种怨气,“为什么不调走他?”等等,满腹牢骚,不愿搬东西到那个大队。后来,由一位领导与李某谈话,首先说明了两人的具体实际,适当调整其中一位,是客观的从有利于自身戒治着想的。很快李某就想通了,心情愉快地搬东西到那个大队。其实,人们最讨厌那种打官腔、不讲实话,搞“弯弯绕”的作风,可惜许多教育矫治工作者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致使工作效率极低。这不能不说是个深刻的教训。

  四、刚柔相济法。教育矫治工作中的“柔”是耐心细致、心平气和的说教。刚,则是一种较为严厉、郑重其词的说教方法。刚中有柔,刚柔相济,则是指在耐心说服的基础上,根据情况晓之利害、指出前途的说理方法。此法运用得当,同样会收到良好的效果。

  刘某与陈某因劳动产品质量问题发生争吵,陈某认为刘某故意找岔子,双方由咒骂而转为拳脚相加。值班民警赶到后,强行拉开,陈某鼻口流血,显然是吃了亏。值班民警劝解时,陈某仍火冒三丈:“你们不要管,死了无非头落地,我今天跟他没完!”值班民警反复的“柔”说,毫无效果。此时,大队带班领导话锋一转:“好吧,你既然不听劝就请便吧。不过我要明确告诉你,国有国法,所有所规,故意伤人那就要受到加期处理的。你若不顾家中妻儿父母,就看着办吧。”这一番话,结果使陈某冷静了下来,接着再予细心劝导,终于避免了其他问题的发生。刚柔相济,首先在于耐心的思想工作;而其“刚”永远是辅助手段。如果离开了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而只谈“刚”,事实上是于事无补的。

  五、充足理由法。逻辑思维讲究的“充足理由律”,是要求论断有依据,有充足的理由。这就要求做戒毒人员思想工作的民警,遇事不仅能说出个一二三来,还要理由充足,入情入理,方能令戒毒人员折服。而充足理由的掌握又来源于自己的知识结构、理论修养,以及观察、总结经验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  戒毒人员袁某没评上戒治积极分子,心中有气,想不通。有一天学习完时便气冲冲找大队包组警察,第一句话就是“今年凭什么不给我戒治积极分子?”包组警察却结结巴巴,只说:“你的戒治各方面还不错的,只是名额太少,实在没办法。”袁某听了越是不服,牢骚、委屈满腹,而包组警察反反复复就是那几句话,折腾了大半夜,结果还是不欢而散。而在另一个大队发生同样的事件时,大队警察却以严肃的口气说:“我正要问你,为什么同样条件,你没能评上戒治积极分子呢!”接着,从第一年戒治表现讲起,一直谈到第二年,从思想到学习,从日常行为养成到劳动任务的完成情况,一一细细评说,并与评上戒治积极分子的其他戒毒人员多方面作了比较,既肯定了他的工作成绩,又指出不足,找出了差距,还向他提出了继续努力戒治的希望,终于使戒毒人员消除了怨气,愉快地、充满信心地走向新的戒治生活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