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馍,秦人血性的见证
时间:2017-08-15  浏览次数:

  “三千万秦人齐吼秦腔,一碗泡馍喜气洋洋。”

  我初次去西安,兴致勃勃地游览过古城墙后,已是晌午。友人以一碗羊肉泡馍迎接我的到来。以前我从没有吃过泡馍,只是听说而已。一碗泡馍,让我品味出秦人那份特有的血性与豪迈。 

  “泡馍长什么模样?想必应该与馒头差不多,估计味道与咸汤饼差不多。至于它的吃法,蘸着羊肉汤吃呗。泡馍,哪有什么文化呢?”打的去泡馍馆的车上,我一路猜猜思忖着泡馍的吃法。对于羊肉泡馍的理解,我不敢问身旁的友人与司机,就怕被贻笑大方。

  楼北楼牛羊肉泡馍馆座落于繁华的路段,好不容易才挨着人群挤进了餐馆。驾轻就熟的友人忙碌着买单、付款,做着吃泡馍的准备。趁着他在左侧前台忙碌的间隙,透过玻璃门右侧的橱窗,我好奇地往里面仔细瞅看。只见在一张张大的长方形不锈钢托盘里,摞放着一排排白里透黄的面饼,饼被齐整整地排列着,看起来俨然是整装待发的兵马俑。原来用作羊肉泡馍的面饼被排放得如此豪迈,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。

  “墙东北角那座站立的白色洗手盆,上面有水龙头,吃泡馍之前要去洗干净手。”友人的提醒,更增添了我对泡馍的那份急迫。

  洗过手回来,我在一张偌大的木质餐桌旁刚一坐定,女服务员就笑语盈盈地走到我身边,端着竹篮柔声细语地对我说道:“先生,这是您的泡馍。”

  “六块面饼,每两块盛放一个竹篮,每块饼比成年人巴掌大过许多。即使再饿,估计三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的面饼。应该还有羊肉,怎么没有随馍一起端过来呢?”看着摆放在我面前的竹篮,竹篮边沿上夹有的小木夹,上面编着号的塑料小牌。我晃着脑袋,一种莫名的为难情绪涌上心来,嘴里不停地嘀咕。

  “我只吃一块面饼。”看着面饼,我打着退堂鼓说道。

  “不急,这是一份标准配置,每份都是两块面饼,咱们边聊边吃。”一旁的友人笑着说道。

  三只盛放泡馍的空碗被端上桌,原来每只空碗边沿上也夹有相应的编号,与竹篮上的编号相一致。仔细打量眼前的空碗,与其说摆放在我面前的是三只空碗,倒不如说是三只小盆。在灯光的映照下,碗上青花瓷的颜色泛着幽蓝色的光泽,透出秦人粗犷中不乏细腻的柔情。

  我也当一回西安人,拿起一块馍,学着朋友的样子,先将馍掰分成四块,然后再将每一小块饼分层,我们边聊天边不紧不慢的掰分起来。气氛显得轻松自在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。在我们掰馍期间,那名女服务员不时走到我身边观看掰馍的进展情况。

  不一会儿,黄豆粒大小的馍屑堆积得跟小山似的,充盈着每只碗。碗被服务员端走后,过了片刻,一股浓郁的香气四溢的羊肉味道飘散进我的鼻翼。我期待已久的羊肉泡馍已端放在桌上了。

  我迫不及待地把碗端过来,想先喝一口羊肉汤润喉咙。这时,身旁友人善意的劝止我说道:“别急,羊肉汤还没有完全浸透泡馍,泡馍仅是七分熟,尚欠一段火候,现在吃起来味道不正宗。”

  香菜杀腥提味,糖蒜爽口消腻,加些辣酱,以刺激食欲。食香菜以保持口气清新。为避免泡馍中的牛羊肉脂肪腻口,可以佐以糖蒜。吃泡馍时更有讲究,要始终从一处地方拨着吃,不可以来回搅动,上下翻滚。我们西安当地人把这种吃法比喻为“蚕食”,既像蚕吃桑叶一样吃泡馍,又像秦始皇吞并六国那样,才能始终保持泡馍鲜美之味不散。听着友人如数家珍般的闲聊,我亲身感受到了秦人吃泡馍周密、细致、讲究,感觉大快朵颐的同时,增长了不少见识。

  民以食为天,要想了解一个的风土人情,饮食文化应是最好的切入点。秦人对一碗肉烂酥香、浓汁汤酽泡馍的情结,与他们的性情契合得太紧密,泡馍凝结着他们太多的血性与豪迈。大口空海碗,那是西部地区广袤辽阔土地的象征与缩影,是秦人苍凉胸怀的最好体现;大碗羊肉汤是他们如狼族血性流淌着的血液,是古老黄河血脉的写照;量大份足的大块羊肉、骨头、粉丝、沉香、桂皮以及十几种配料,亦如秦人粗犷与厚实的性格,永远是那样的纯朴与地道,更是西部黄土地给他们殷实的馈赠。从一碗泡馍中,我不仅吃出了秦人的粗犷与豪迈,而且吃出了他们的骨性与担当精神,更吃出了他们对生活理解的那份慢节奏,做人处事的那份细腻与柔情……在泡馍饮食里凝结的这些文化内涵,竟然大大出乎我的预料,它们就像一块块古老的城墙砖,共同垒积成西安这座十三朝古都历经千年的繁华与厚重。

  下趟我再去西部创作采风,定要再次品尝羊肉泡馍。吃过泡馍后,站在苍凉的黄土地上,面对滚滚东逝的黄河,喜气洋洋地吼一回秦腔,还能写出一篇令自己满意的文字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