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年,文化化人
时间:2017-08-23  浏览次数:

哲人言,“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,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。”我的一颗感恩的心就来自那一方水土吧。

生活总会不断给你带来惊喜。20年前的那一天,江苏大丰方强戒毒所教育科的徐建文同志来访。他说,方强所要办一个图书室,请求指导与帮助。我二话没说,向馆领导作了汇报,然后到方强所实地调研,调配图书,很快,一座规模像样的图书室建立起来。从此,这里成了被矫治者的文化绿洲。

我忘不了在方强所欣赏的那一曲《我的太阳》,它高亢明亮,响遏行云。“我还有希望,我还有力量,风雨中我学会坚强。我不再彷徨,我不再迷茫,去追寻失去的梦想。”这是方强所雷鸣乐队创作的戒毒歌曲《誓言》里的歌词,也是全体戒毒学员的心声。

我曾在一篇祝贺《朝阳报》发行300期的文章中这样感慨: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那是方强人怎样的一种寂寞与坚守?当我有一天翻看《朝阳报》的前世今生,我就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了,那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一路奔跑的感觉。

因为方强,因为《朝阳报》,因为《至善》杂志,我同徐兆阳成了文友。20136月的那个晚上,兆阳匆匆从方强所赶来,送来他新出的书《朝阳之路——矫治理念求索集》。它就像刚出炉的烧饼,散发着小麦的清香。

我成了方强所的常客,我们一起商量所里的文化月活动,带着盐城的作家记者来采风……就这样,我们快乐地交往了10年。如果没有到方强所戒毒帮的一段生活,我想,我就不知道那一片土地上还有一群热爱生活的人,还有一群默默奉献的人,还有一群为了社会的平安和谐创新创业的人。这10年,我的心灵得到净化,视界为之高远。

那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。2013年春节前两天,下着雨,有人敲门,门开了,是他,打着雨伞。他说,“我送稿费和奖金来了,《至善》在司法部劳教局(戒毒局)报刊评比中获得二等奖,也让你这个顾问过年沾沾喜气。”我要写《朝阳报》出刊300期的纪念文章,又是他,送来了发黄了的厚重的《朝阳报》合订本,“你参考参考吧,也许有用。”

上一周,他从句容打来电话,“我与司法行政戒毒工作”征文写了吗?我已经写好了,争取报上见。”“写着呢。”我正在开车,未及多言,但那一通电话让回家的路暖暖的。

罗曼·罗兰说过,善不是一种学问,而是一种行为。

我每年都来方强所,与其说,在作关于人生、关于读书、关于感恩、关于写作、关于地方文化等方面的讲座,不如说,我走进高墙来受教育。我的那些讲稿先后在《朝阳报》和《至善》杂志上连载,还被收入《朝阳之路——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名师讲坛录》。

2013626,江苏省戒毒管理局挂牌成立。我作为全省25名戒毒帮教志愿者之一,在台上接受了聘任证书。那一刻,我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20年,文化化人。一花独放不是春。我不仅自己开讲座,还请海归博士进所作创业与人生的演讲,请作家和书画家进所采风,请民盟的文化艺术家进所演出……

作为志愿者,我曾有过一次美丽的遇见。我同一位母亲一起参加帮教活动,一起坐车去方强。这位来自镇江的母亲看起来六十多岁,退休前是位医生,慈祥而健谈,言语中对生命有一种本能的敬畏与热爱。她说,先生是一位离休的将军,他恨自己的儿子,因为吸毒被两次送进大丰方强戒毒所。将军不愿来看儿子,这就苦了我了,但没办法,谁让我是一位母亲呢?

说到这,她已是老泪纵横。突然,她下了位,要给坐在前面的卢科长下跪。我一把拉住了她,您不能这样,打起精神来,马上就要见到儿子了。一听我说到儿子,她的眼里立刻出现了星星。卢科长说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谁没有儿女呢?您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!今天请您和各位来做志愿者,就是想引入社会教育资源参与戒毒矫治工作。我相信,开门办所,群策群力,可以更好地帮助他们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我就不信,救不了这些孩子!

事情也真是巧,我与之交谈的就是那位来自镇江母亲的儿子。清秀的面庞,高高的鼻梁,大大的眼睛里有两颗星星在闪烁。年轻的他又有一种沧桑感,让你看起来心痛。他像见到老熟人,“我听过您的《人生从读书开始》的讲座,真好。”“我不要你夸奖,我要你行动。染上毒品你就等于和死神拉钩了,你是无知者无畏啊!你妈妈多不容易,这么大年纪了,还一次次来看你。这次我就是同你妈妈坐一辆车,我和她老人家谈了好多话,知道了你的一些情况。记住,妈妈在家等你,别同那些狐朋狗友搅在一起了。”我拉着他的手使劲地摇了摇。

“我记住了。”他抬起头,眼里满是泪水,莹莹泪光中,我分明看到了星星。

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,“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,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。……”我们的理想就是“化”己“化”人,一道做一个善良的人。

人生有几个20年?谁也不知道。但有一点很清楚,我同方强人将人生最美好的20年献给了那一方水土。“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。”苍天再给20年,我们还会在朝阳之路上并驾齐驱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