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好行车
时间:2018-10-15  浏览次数:

省东海所  邱孟栋

昨晚夜班,早上七点钟回到宿舍躺下,再醒来时已是十一点多了。拼车的同事已经回家。简单洗漱后,我拎着行李包急匆匆地去赶8路公交车。

九月的天气没了前些日子的酷热难耐,偶尔几片随风飘落的树叶更是宣告着秋天的到来。太阳仿佛是将热度上的能量补充到了亮度上,明晃晃地刺眼。这使得我快走到站台时才发现已有两人在等车,其中一人还是同事老李。

老李看到我,很奇怪:“怎么现在才走?没自己开车呢?”

听我告知原因后,他笑道:“那就一起坐公交吧,反正有的是座位。”

路边两排枝叶繁茂的梧桐树,如同一把把巨大的遮阳伞,留下了大片大片的阴凉。不时吹来的阵阵凉风,更让人心旷神怡。旁边另一位在等车的阿姨也许是感觉到了凉意,已经穿上了长袖的外套。

顺着老李的话,我说:“是啊,现在单位基本是人人有车了,都不坐公交了。”

“岂止是我们单位啊,现在还有谁家没个私家车呢!”老李感叹道,“尤其是最近这几年,路上的车子突然就多起来了。”

我非常认同:“不错,回农村老家都能看到家家户户门口停着车子了。”

“是啊,发展太快了!当初我刚上班那会儿,八四年,有个自行车骑就不错了。自行车那可是三大件呢!三大件你不知道?”看到我茫然地摇头,老李笑了,“三大件儿嘛,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,结婚的时候能买到这三样,那是很有面子的。当然了,很多家庭是买不起的,尤其是农村,没有几家能买得起的。”

我注意到旁边的阿姨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老李继续道:“我当初也是工作了两年才买的自行车,就这在我们农场也算是比较早的一批了。他们很多人买的是凤凰、永久,我买的是大金鹿的,便宜四五十块钱,不过很结实耐用,现在还在家里放着呢,哈哈!”

“那时候大家来农场上班,全是骑自行车。后来,差不多是九六九七年吧,有人买了场里的第一辆摩托车,那速度、那造型,多少人围着看啊!没两年,各场部停的都是摩托车了。到零四年左右,第一辆私家车出现了,很快,大家都不是骑车上班了,都变成开车上班了。”

“前后也就三十来年,从改革开放算起来吧,今年四十年。这发展、这变化,真是太快了。”老李深深地感慨着,“你说怎么这么快呢?”

我正要接话,听到旁边的阿姨提醒到:“车来了。”一辆白绿相间的公交车缓缓驶至跟前。我和老李跟在阿姨身后,登上了车。车里没有别的乘客。老李熟络地和司机打了声招呼:“小王,又见面了!”

车子缓缓启动,带起地面的几片落叶。我坐在窗边,享受着秋风拂面的感觉,想着上车前老李的那个问题。老李则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王师傅说着话。阿姨坐在座位上,怔怔地看着脚下。

车子开了一会儿,停在一个路口,这个路口最近刚安装了交通信号灯。

“这个红绿灯装对了!”王师傅夸赞着,“这样这个路口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容易出事故了。”

“对,装个红绿灯不算什么事儿,不过起到的作用可不小。”我深以为然,“一个小的努力可能就会有很大的改变。”

“嘿,积少成多,是这理儿!“老李赞同道,”农场能像今天这样环境优美、交通便利,所区能像今天这样井然有序、良性发展,也是一代代农场人、一批批东海所民警一天天的工作、一点点的努力换来的啊!”

老李略显激动,好像找到了他的答案,“四十年时间,从步行到自行车,到摩托车,再到小汽车,从出行这方面就能看出来改革开放以来老百姓日子的变化了。再说别的。四十年前,穿什么呀,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;今天呢,商场里、淘宝里,想买什么衣服没有啊!四十年前,饥一顿饱一顿的,吃顿肉都得等过年;今天呢,大鱼大肉吃腻了,还就想吃点素菜粗粮。四十年前,住的是泥屋、瓦房,甚至是茅草屋;今天呢,城市都是高楼大厦,农村都是小楼别墅。”

“要我说,老百姓日子越来越好那是得多亏改革开放啊!”老李喘了口气,定定地说,“改革开放让中国走上发展快车道了。”

似乎是一口气说得多了,老李喝了口杯中的水。我还在回味老李的话,听到王师傅说:“这就像开车,又宽又直的路,开起来肯定顺畅。大道好行车嘛!”

大道好行车,简单的五个字让我对改革开放有了更深的体会。四十年来,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,不正是改革开放为我们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嘛!

老李也笑道:“小王说得好!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新中国;没有改革开放,就没有现在这个富起来、强起来的中国。”

车子平稳地前进,向窗外望去,大片大片的水稻已经抽穗,盎然的绿意中带着一丝微黄,让人忍不住想起成堆成堆的金色稻谷。

“你说现在生活都越来越好了,那些放着好日子不过,非要去吸毒的人是怎么想的呢?”老李又聊到了老本行。

车内沉默了,我和王师傅也没有答案。

“还能怎么想的,不知道珍惜呗!”一直没作声的阿姨突然开口说道。

看着我们疑惑地望着她,阿姨幽幽地说了起来:“我今天是来会见的……”

原来,阿姨的儿子因为吸毒被送至我们东海强制隔离戒毒所,她今天是来会见孩子的。谁知会见过程中孩子对她苦口婆心的劝诫充耳不闻,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这让阿姨又气又怒,同时又伤心不已。

“九十年代的时候,我们就下海做生意了,赚了不少钱,就像你们刚才说的,托了改革开放的福,左邻右舍谁家日子也没有我们过得红火。自从他沾上毒品,家里就一天不如一天,钱给他败光了不说,我和他爸给气得身体也不好,他爸连会见都来不了。”阿姨说着,眼睛红了,“现在周围谁家不比我们过得好?我回家都没有脸出门!”

“他中考时,他奶走了,没敢告诉他,怕影响他考试。这次会见,他爸中风瘫在床上来不了,我也没告诉他,却是因为怕影响他戒毒!你说我这是什么命啊!呜呜……”阿姨忍不住掩面哭泣。

车内再次沉默了,我们都不知该说什么。我递给阿姨一包纸巾,心里有些沉重。路两旁的杨树快速地向后掠去,前方出现了一座小拱桥,王师傅放慢了车速。

良久,王师傅缓缓开口:“大道好行车,但就算是大道,也得好好行车啊!”

我们都没说话,都在思索。

到县城下了车,我等着去市区的大巴,脑中还在想着王师傅的话。大道好行车。改革开放为我们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,但只有踏实上路、认真前行、勤恳劳作、付出汗水和智慧的人,才能沿着大道走到幸福的终点。而那些不努力的人,或是留恋于路边的花丛,或是受困于路上的荆棘,或是迷失在其他的小道、歪道了……

大道致远,亦须砥砺前行!

一阵秋风吹过,心头的沉重轻了许多。抬头远望,林立的高楼掩映在蓝天白云下,异常和谐,就连阳光都不再那么刺眼了。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坐上开往市区的大巴,眼前的道路更宽更直更平了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