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动的爱心
时间:2018-09-25  浏览次数:

作者:省宜兴戒毒所民警  赵可法

出徐州东高铁站,我往出租车地下停靠站走去。到了出口处,我乘上了一辆出租车。系好安全带后,我向身边的司机说:

“师傅,到火车站。”

司机没有讲话,只见他拿起一只蓝色塑料杯,用右手拧开杯盖,仰起脖子,咕了一大口茶水。车加速冲出了地下停车场,司机带着不悦的口吻问:

“嗷(啊)!火车站?”

“嗯,火车站,我已从网上买到去连云港的K1353次火车票了。”我边说边伸手从提包里摸出火车票,用手指捏着给司机看。

“几点的?”司机向车票瞄了一眼问道。

“晚上七点四十的,不急,还有两个多钟头呢,到火车站就半个小时路程。”

“唉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我就是不想拉火车站的客人,就怕耽误人家赶车。路上正在修高架,现在又赶上星期五下班晚高峰,路上可堵了。不信,你看着吧,别说半小时,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话,估计也到不了。”过了片刻,司机充满信心,打着手势对我说道,“等再过一年半时间,高架修好了,一切就OK了。从高铁站到火车站,车哧啦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“哦,这么回事。我半个月之前回来,打的还不堵呢。”

“情况在不断变化呗。”司机冒了一句。

明知道修高架堵车,那不能绕道走吗?我刚想说出这句话,又觉得欠妥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绕道可能也堵车,亦或让人觉得司机是故意绕道,增加打的费。我皱着眉头猜测着,不再吭声。

车拐过一个弯后,我抬眼打量眼前这位出租车司机。他大约五十开外的年纪,一副黧黑的脸上,刻满了饱经风霜的皱纹。他长着肉嘟嘟的红色酒糟鼻子,眼角低垂,面貌看起来有些丑陋。操一口浓重徐州口音的他,说话略显口吃。他把徐州交通台广播音量调到了最低,然后开始抱怨城市的交通状况。

果然,过了一个红绿灯后,路上各种车辆排起了长龙,开始堵车了。

“不急,急也没啥用,这很正常。反正你有时间,耐着性子听听广播。”看我显得有些着急,司机结巴着安慰我几句,将音量又调大了。

我仰靠车背,不再关心路上的堵车情况,眯起眼睛开始听广播。广播中突然播报一条讯息:徐州广大热心的市民请注意,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训练基地有一位小战士,在训练中光荣负伤。因失血过多,生命垂危,目前正在解放军第九七医院接受救治。这位来自新疆小战士的血型很特殊,是稀有的RH阴性血型,俗称‘熊猫血’。医院供血站血型奇缺,现在道路交通拥堵,救援车一时无法到达九七医院。请符合血型的热心市民,能够伸出救援之手,献出你们的爱心,到九七医院献血……

电台里连续播报这条讯息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不再眯眼睛,开始坐起来,好奇地问身边的司机:

“我只听说过A、B、AB、O型血,从没听说过RH阴性血型。时间这么紧,到那里弄去呀?”

“那玩意可不好找,听说一千个人里头才会有三五个。徐州是大城市,热心人士很多,还是能找到的。”司机点着头,微笑着向我说道。

“解放军九七医院?师傅,你看,右前边不就是九七医院吗?”看到路右旁就是广播里提到的那家医院,我指着问道。

“是啊,这条路我都已经走二十几年了。时间来得及,麻烦你先在车上等等,我去医院看一下,看是什么情况。”司机边安慰我,边打右转向灯,将车向九七医院大门北侧的路沿边慢慢停靠。停好车后,他一把拉开车门,直奔医院大门口的传达室跑去。

看着司机远去的背影,我独自坐在车上,摇头埋怨:徐州怎这么添堵呢?司机明知道堵车也不绕道走?多花几块钱算什么?今天真晦气,碰上这么一位不负责任的司机。哪有这样开出租车的?留下客人不管不问,去关心部队事情,真是多管闲事。

大约过了十分钟,我见司机并没有来,显得着急起来,伸手去摁车方向盘上的喇叭。

“嘀、嘀、嘀”,汽车喇叭发出清脆的响声。我抬眼到处张望,依然没有看到驾驶员的身影。我瞥见座位前面,立着一块出租车公司的铭牌,上面清楚地写着司机名字叫“段伟德”。我从提包里摸出手机,“咔”地一声给铭牌照相。我觉得这不是法子,打开微信后,气愤地用手机扫铭牌上面的二维码,思忖着如何给出租车公司留言,投诉那位驾驶员,开始骂起来。

时间在分分秒秒地流逝,十分、十五分、二十分……

整整过了三十五分钟,出租车司机的身影终于出现了,我赶紧停止谩骂。司机已走到了大门口,后面紧跟着两个年轻的小战士。他向身后的两人连忙摆手,不停地说道:

“你们不要送了,不碍事,我自己能走。回去吧,一点小事情。”

司机重新回到了座位上。只见他拿起那只塑料杯,用左手很吃力地拧开杯盖,喝了口茶水。他定了会神,发动了车子,对我说道:

“真不好意思啊,让你久等了。现在路上不堵车了,走吧。车站一会儿就到了,不会耽误赶车的。”

“还能来得及吧?”我满脸不悦地问。

“应该没问题。”

车重新上路了,看着身边的司机,气呼呼的我再次打量他起来。只见他的额头沁出些汗珠,脸色有些蜡黄,看起来略显焦急。出于好奇,我转脸问道:

“师傅,你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啊?什么情况啊?”

司机只顾开车,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我再次追问:

“有市民给那位小战士献血吗?”

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司机终于向我倒出了实情。原来,出租车司机年轻时在太原当过炮兵,他正是稀有的RH阴性血型。他每年坚持无偿献血,已坚持了二十年。他已为供血站献了约7000毫升血液,多次挽救过急需用这类血型人的生命,被称为“生命卫士”。在他的带动下,他的两个儿子,一个在法院工作,一个是个体小老板,也多次无偿献血。

看着眼前这位相貌丑陋的司机,令我非常惊讶。顷刻间,我先前对他的误解烟消云散,心中充满敬意。在这座素有“东方雅典”之称的大都市,憨厚朴实的徐州人不擅言语表达,常不被人理解或被误解,但他们具有善良纯朴、踏实做事的品质,有一副博大的胸襟,更不乏一颗爱心。今天我算是真正见识了。

“到了,没耽误你赶车吧?还有十五分钟呢,现在去检票口,应该不晚。”

告别司机,我急匆匆往火车站检票口跑去。

晚上回到家,回想傍晚时在徐州的经历,令我很受感动。我想起自己曾经献血的经历。从床头柜的抽屉里,我找到了那本无偿献血证,上面记载着三次共计献血900毫升的记录。我是普通的A型血,我的献血与那位出租车司机相比,实微不足道。看来,我的献血还要坚持下去。

第二天下午,我专程到大街上,走进连云港市中心血战东海分站采血点流动献血车里。献过血后,我围着献血车溜达。在中国无偿献血形象大使杨澜照片的旁边,有一行字“生命需要爱的阳光!”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其实,生命有时很脆弱。每个人的生命都可能有遭遇不幸的时刻,都需要爱心人士及时伸出援助的双手。愿爱的阳光洒满生命的分分秒秒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