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·父亲
时间:2019-05-15  浏览次数:

张翔

我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岛上,那里和外界的交通只有几座窄窄的桥。它有个特别的名字,叫洪泽湖监狱。

父亲是一名普通的监狱民警。小时印象里,他总是来去匆匆。往往是周六快天黑的时候回到家,一脸疲惫地吃过晚饭,很快就睡下了。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不久,又匆匆离去。农忙时节,更是一个月都难回家一次。即使是休息也不安生,随时会响起的警报,就是催着父亲赶回单位的信号。那时的我,对父亲的印象是模糊的,大抵是一个又黑又瘦满是疲惫的背影。

父亲工作的地方,是个离场部很远的大队,交通很不便利。那里很荒凉,有的只是几间平房、十几个民警,几百号犯人,和一座有着高高院墙的监房。那里的生活很简单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能做的就是出工,收工,再出工,再收工……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日子过得像白开水一样平淡。时间久了,总让人忍不住的慵懒起来。父亲却总是严肃着。每天清点人数、定时巡查、处理矛盾……每件事都做的一丝不苟。每次我去他单位,缠着要他陪我玩,都必须等他把一切事情安排好。否则怎样撒娇耍赖都没用。小时的我不理解父亲,常常怨恨着想:工作,工作,还是工作!工作才是他的儿子吧!很多年以后,当我也穿上了这身警服,才明白,父亲对我的爱从不曾少过半分。只是这世上除了爱,还有一种东西叫责任。

平淡的日子也是会有波澜的。父亲那时在当中队长,和他搭伴工作的指导员家有个孩子和我一般大,我们经常一起没心没肺的在大队里到处乱窜。他是个开心果,应该是我见过最爱笑的人吧。忽然有一天,他消失了,再没来过。我去问父亲,才知道他父亲出事了。因为收了犯人几万块钱被带走调查。后来听说判了刑,几年后似乎又返场当了工人。那个小伙伴也从此没了消息。那是我童年最灰暗的记忆。只记得当初父亲说起这件事时沉重的话语:“他就是太贪心哪!什么钱都敢拿。怎么劝都听不进去。就为这一点小小的东西,一辈子都毁了。你以后一定要记住,无论什么东西,该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该是你的千万别强求。做人。最重要就是知足常乐!堂堂正正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!”父亲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每次逢年过节时,总是会有人上门来。有的带两瓶酒,有的拎一麻袋鱼,有的直接装一个满是钱的信封。父亲总是客客气气地迎客、送客,却从来不肯收任何东西。他说的一句话我一直记着:“该办的事我一定会办,不该办的事我也办不了!”感谢父亲,用言传身教给我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。

时光飞逝,父亲渐渐的老去。他一生都平平淡淡,从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。只是这样简简单单做事,简简单单做人。但就是这样简单的父亲,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淡泊名利、笑面人生。人生中充满了诱惑,而我会时刻记住父亲的背影。因为那是一道光,永远指引着我前行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