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“疫”隔离期的一家人
时间:2020-02-04  浏览次数:

省句东所  徐光玉

隔离期第六天,虽然每天有意识的加强体育锻炼,可我还是觉得自己又胖了。

妻每天都会在微信里给我发照片,告诉我今天他们母子俩又炒了什么菜,做了什么家务,看了什么电影,说以前上班的时候总想着要休息,现在天天窝在家里,着实寡淡无味,都恨不得要立马开工了。

我知道她说这么多,一来是因为困在家里实在无聊,二来也是为了告诉我他们娘俩在家过得很好,让我放心。

因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,正月初四开始,我需要和其他五十几名同事一道,在单位先隔离14天,再进大院连续工作14天。仔细想想,结婚13年,这应该是我们一家三口分开最长的一段时间了。

儿子向来喜欢操心,盯着我问关于隔离工作的一些具体细节:在哪隔离呀?可以打电话吗?可以看电视吗?隔离了你们都干什么呀?我们能去看你么?吃饭睡觉怎么办呀?你们工作有危险么……

我也没有被隔离过,只能告诉他我预测的一些结果,一切都得等到了单位才能清楚,看他忧心忡忡的小大人模样,感觉又是心疼又是好笑。

妻帮我收拾好行李箱,又帮我拾掇了一包水果零食,疫情形势严峻,她知道她的男人此时应该出现在哪里。而家里,有她在,我也放心。这六天,我们天天联系,她告诉我她们娘俩在家做了什么,准备做什么;我告诉她我们每天学习了什么,训练了什么,关于疫情,她们在家还应该注意些什么。隔离并没有让我们感觉到疏远,反而让我们联系的更加紧密。

妻电话里说,这段时间,她们娘俩天天窝在家里自我隔离,哪都不去,绝不给疫情防控工作添半点麻烦,儿子也越来越懂事,不再跟她耍赖皮,每天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好,还主动分担家务,吃完饭就抢着洗碗,偶尔还能给她做顿饭。“你隔离是为了保证大院里安全,别着急,也别担心家里,越是这样的时候,你们警察责任就越大……”

说实话,隔离这几天,我一点都不急,面对疫情,每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不会袖手旁观,更不要说我是一名人民警察,为战“疫”被隔离,我责无旁贷。我知道对于病毒防治这样的专业工作,和医务人员相比,我能帮到的忙不多,可不管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家,还是一个单位,如果我们都能做到服从安排听指挥,坚持在自己的位置上,做自己该做的事,出自己该出的力气,那么,再大的困难,我们都一定能战胜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